︱n︳

可耻的小孩。

[进巨]93话观感²

是我达令写的可惜她不用LOFTER…但我万分激动…想要单独发出来分享一下…读的时候和读完之后我做了三件事……
1、看着她写的尤赫那段嘤嘤嘤嘤……
2、给她发微信红包……
3、告诉她达令你真的好适合去做全职评论人你愿意吗……
请大家爱她…谢谢……


【正文】

从与中东联合国打仗,但是其他各国在马莱艰难取胜的时候会向中东联合国大肆报道称赞能看出,曾经强国马莱强横的以巨人之力对抗各国,周边的国家只有敌人没有盟友,而在“终究还是迎来了人类能够战胜巨人的时刻”的今天,同样是一对多的局面,却从侵略简直变成了反围剿,即便其他国家没有共同作战,但是态度上也很明了了。军事实力能与巨人之力抗衡的各国已经开始给予马莱...

[进巨]93话观感

巨人93话太爽了,淋漓尽致,水到渠成。

先说柯尔特。91话初登场,但当时打着仗人在地沟里没机会表现什么,结果93一上路一开口就是我在给元帅的谏言中被提到了!在马莱面前丢脸等于长脸!嗷!我的荣誉与骄傲!

狗得绘声绘色,狗得名正言顺,狗得不屈不挠。

一个人物的塑造三话以内已接近完整,一个鲜活的生命跃然纸上。这是功力,从无论作品到没到尾声具体什么剧情都不影响谏山先生加入新角色就看得出来,但凡需要,他写活一个人根本无短板,所以他敢。顺便去年枭也是这么冷冽简洁便处理了,他才来几话。

二个是93话第4-5页。被炸掉的天花板配上军官们各有所思却一致肃穆的神情太滑稽了,因为落后,只好异想天开,抱着侥幸...

[利威尔]“为了”

是一个关系上的点。

我个人觉得利威尔在遇到埃尔温之前的人生里,除开“为了”活下去而…跟着凯尼学打架以外,就没再为过什么做什么出乎意料的事。

直至遇上埃尔温。狭路相逢,不能幸免,为了他有情(喜怒),为了他无情(杀戮),为了他摇摆不定,再为他上天入地。

这不属于“爱”,或可认为这种相处方式不像“爱”。

这更接近那种,信徒与信仰的关系;

“唯一”的关系;

精神命脉的关系;

或者,孤注一掷的关系。


从头到尾,并非平等的、阶级分明的关系。

所以我也实在没看出来利威尔这段人生除开“为了”埃尔温时常有些莫名其妙以外,他还为过谁为过别的什么,去努力,或改变自己。我意思是“为了”什么如何如...

《我走了》#23-35章图片版

请各位移步微博:http://www.weibo.com/2650855782/F0fk40c0S?type=repost#_rnd1493140097331

顺便#1-13:http://canny-h.lofter.com/post/1fbad2_6e53c2

       #14-22:http://canny-h.lofter.com/post/1fbad2_75bb02


我就想问问LOFTER在23到35章发表了三年多快四年后来屏蔽我说我那样含蓄的内容有问题感觉很好玩么。

[利威尔]海之后

  盛了些海水,用靴子装的,不敢倒进水壶,怕有毒。
  回去时买了一束花。把它种在花盆里,盖土,翻土,盖土,像埋葬尸骨。
  我这双手,仿佛做不到别的事。
  这双脚也是,回去后扔了靴子。
  很果断,没烧,将它抛下了桥,抛得远远的。
  没有灰烬。或干血渍。


  埃尔温也远远的。
  不穿靴子,一个人走路。就容易回头。
  走了一路,不停回头。看地上的影子,看地上的我。
  看他会不会陪着我。...


[利威尔]来

  其实是个正常的夜晚,今天。很普通,我只是坐到了埃尔温那张大大长长的办公桌前,替韩吉批几份文件。

  但此刻我手里抓着一只老鼠。

  活的,怎么知道的,我手指在动。

  所以床底有老鼠。开玩笑,我睡觉前刚打扫过。即使真有,它也没自己爬上来,是我动手抓的。我捕获。


  这叫梦游。


  感谢梦游,我决定睁眼睛。毕竟确认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自己比处理一只垂死的老鼠惊悚太多了。

  睁了眼睛。

  哦...

[糖鸡]捂眼

  *防弹少年团的同人段子。祝新专辑大卖特卖。


  那只手又遮上来了。

  今天第几次?智旻发现自己忘了数。他也不将它拿下来。

  “哥,又是练习?”

  身后玧其淡淡“嗯”了声,另只手趁机覆上去。智旻的睫毛在他手心抖。“这有什么难呀?一天要练好多次哦。”智旻的眼在他手心弯起来。智旻笑,玧其的手指落到他唇角。

  “啊。也不算练习啦。”哥哥俯身,嗅他软软的头发。“喜欢你的眼睛。”

  “……”

  玧其说:“所以不想你...

性格

  说一个看法,还是关于利威尔的。
  我曾在观感里提到这个角色“不善言辞”,意指我认为利威尔属于有一说一,没有就不说,能用行动表达宁愿不开口的人物。这种性格能从利威尔几乎所有的台词和动作看出来,他的台词基本上属于“叙述”而非“形容”,举例对比,阿明讲的话文艺性是高于利威尔的,如什么都无法舍弃的人那句。埃尔温讲的话情绪上文艺性也高于利威尔,详情见80话团兵对谈及此前埃尔温和司令的密谈。
  再看利威尔的生活阅历。
  三十多年厮杀为主,从故事的内部逻辑出发,他是不可能对正常普通的人情冷暖、家长里短,有透彻感知的。这个人的...

[团兵]采访

  问:“你觉得至今做过最正确的决定是什么?”
  利威尔:“选择埃尔温。”


  问:“是什么导致你做出这个决定?”
  利威尔:“……因为我遇见了埃尔温。”


  问:“有没有什么问题,是你至今从未思考过的?”
  利威尔:“……”
  问:“甚至想都没有想过?”


  这时候利威尔靠上了椅子背,他此前始终坐得笔直。
  他望望天花板,望埃尔温空而平整的大床,望那扇木头门,埃尔温总是小心地推它。他扫过问话人的纸笔,再看了看...

[利威尔]How

  我像树叶漂浮在埃尔温这片湖面,湖水是他凉凉的血液。现在他连皮肤也变凉了。

  我与他的血液流淌,一片松脆的叶子,浑身湿漉漉,跟他抱我时洒下的汗一样。

  血液与汗浸泡我,我小块地,小块被肢解,四散开去,我也有了血红色。我也有汗的咸味。


  而我只是流淌。


  不是船,也没有桨。

  变成船吧,我多么想。我想在埃尔温干涸一刻凿穿自己沉到最底,和吸收他的泥土一起,和他一起。不像现在,不像现在。

  我只有捞啊。捞也捞不及,我张开双臂,他...

©︱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