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

可耻的小孩。

[进巨]95话观感

  *综合了两个人的份。我很喜欢我的人提出的希望原作解释的父亲问题,不知有没有机会看到答案。


  【正文】

  这话依然很精彩,莱纳可以确定是马莱篇的主角无疑了。

  这话是将莱纳以及艾尔迪亚人的悲剧再一次升华,当然,全程也是通过谎言来表现的。

  首先莱纳与贾碧说的第一个谎言,这个谎言是处于保护,是带有善意的。莱纳很清楚自己的时间已经没有多少,他更清楚艾尔迪亚人的希望就在这群孩子上。这里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地方,贾碧说只有继承巨人,死去的那个人会通过另一种方式活在继承者心里,这段话与之...

[利威尔]可不可以

  忘了是哪回埃尔温从王都回来,也忘了大概什么事。他总要四处跑,一跑我就只去记日子,而且数,醒来数,吃饭数,睡觉也数,好在他跳下马车时提一句“这次好久”。

  他就会安抚,甚至笑。

  那回却不同。下了马车,先交代公务,然后讲起别人的事。王的事,其它兵团的事,一些士兵,我都不认识。

  吃饭讲,到睡前还讲。絮絮叨叨,我给他盖上被子,掖一掖,自己背着他躺下去,他终于关了嘴巴。我听得很累,虽然我什么也没有回答,包括他这次真的离开好久。他只能静静搂着我,床小,无法轻易翻身。

  我睁着眼睛等,

最喜欢的国内女音乐人。
唯一一位看见她消息不用听就分享的音乐人。
十年一张碟。
高兴得语无伦次。
谢谢丁薇老师。
你值得拥有。

[利威尔]任务终了

  作画: @Culin 

  脑洞:我

  非常感谢。


[埃尔温]抱抱

  *送给 @Culin 。十分感谢。


  最近利威尔总是快步走上来一下子抱住我,在我终于归队的时候。说一下子挂到我身上更为贴切。

  他挂着,不晃不摇,下巴抵在我肩头,呼气,从鼻子里,急促地,断断续续,只呼不吸,有种如蒙大赦的欢喜。

  两只小手有力地摸我的背。他很烫,精力充沛,希望是因为我终于归队。

  身子也烫,热滚滚的,又贴得那样紧。感觉两个人即刻就能玉石俱焚。

  我成了太阳。而我的利威尔一点不怕触碰太阳。现在也是,他燃烧着的鼻子和...

[进巨]94话观感

谢谢谏山先生。

为了“为了”而谢,我在四月谈利威尔时说过期待原作给出莱纳的答案,六月便有了。他真是个游刃有余的人。


老去的莱纳终于回到了故乡。

老去的艾尔迪亚人,作为战争武器,回到了马莱这个故乡。

开头就很好。一队士兵走到街口,对面等着大群的人。

没有欢呼。只是各自认领家人,含蓄地,拘谨地,摸摸头脸确认四肢完好,连掉眼泪都是悄悄地,凑在角落,没有半点凯旋的味道。

没有骄傲。莱纳看上去和他母亲一样老。


法尔科的角色塑造已近完满。他总控制不住要安慰别人,同胞,或敌人,其实他心里大概分不清楚的,只会羡慕不必战斗的人。

真好玩,即将被付与拯救贾碧的重任,竟然无所谓谁是自己人。他...

[进巨]93话观感²

是我达令写的可惜她不用LOFTER…但我万分激动…想要单独发出来分享一下…读的时候和读完之后我做了三件事……
1、看着她写的尤赫那段嘤嘤嘤嘤……
2、给她发微信红包……
3、告诉她达令你真的好适合去做全职评论人你愿意吗……
请大家爱她…谢谢……


【正文】

从与中东联合国打仗,但是其他各国在马莱艰难取胜的时候会向中东联合国大肆报道称赞能看出,曾经强国马莱强横的以巨人之力对抗各国,周边的国家只有敌人没有盟友,而在“终究还是迎来了人类能够战胜巨人的时刻”的今天,同样是一对多的局面,却从侵略简直变成了反围剿,即便其他国家没有共同作战,但是态度上也很明了了。军事实力能与巨人之力抗衡的各国已经开始给予马莱...

[进巨]93话观感

巨人93话太爽了,淋漓尽致,水到渠成。

先说柯尔特。91话初登场,但当时打着仗人在地沟里没机会表现什么,结果93一上路一开口就是我在给元帅的谏言中被提到了!在马莱面前丢脸等于长脸!嗷!我的荣誉与骄傲!

狗得绘声绘色,狗得名正言顺,狗得不屈不挠。

一个人物的塑造三话以内已接近完整,一个鲜活的生命跃然纸上。这是功力,从无论作品到没到尾声具体什么剧情都不影响谏山先生加入新角色就看得出来,但凡需要,他写活一个人根本无短板,所以他敢。顺便去年枭也是这么冷冽简洁便处理了,他才来几话。

二个是93话第4-5页。被炸掉的天花板配上军官们各有所思却一致肃穆的神情太滑稽了,因为落后,只好异想天开,抱着侥幸...

[利威尔]“为了”

是一个关系上的点。

我个人觉得利威尔在遇到埃尔温之前的人生里,除开“为了”活下去而…跟着凯尼学打架以外,就没再为过什么做什么出乎意料的事。

直至遇上埃尔温。狭路相逢,不能幸免,为了他有情(喜怒),为了他无情(杀戮),为了他摇摆不定,再为他上天入地。

这不属于“爱”,或可认为这种相处方式不像“爱”。

这更接近那种,信徒与信仰的关系;

“唯一”的关系;

精神命脉的关系;

或者,孤注一掷的关系。


从头到尾,并非平等的、阶级分明的关系。

所以我也实在没看出来利威尔这段人生除开“为了”埃尔温时常有些莫名其妙以外,他还为过谁为过别的什么,去努力,或改变自己。我意思是“为了”什么如何如...

©︱n︳ | Powered by LOFTER